分享

我和蔡医生有约 --- By 菲菲

网站首页 >术后分享

术后分享

我和蔡医生有约 --- By 菲菲

发布时间: 2022/6/15 9:34:03

我和蔡医生有约 --- By 菲菲  


我和蔡达武医生约定了12月20日的手术,今天我就要出发了。


上午8:50的飞机,我提前2小时到机场。


首先要做的就是用机票换登机牌。我是电子机票,所以直接出示护照领取了登机牌。换登机牌的时候托运行李,然后就要进入隔离区。然后过海关。海关规定不可以带超过2万现金出国,除非向海关申报。但是事实上我问了旅行社,他们说海关是不接受个人申报的,所以我偷偷携带了六万多的现金出国。海关处有无申报通道和申报通道可以走,我直接从无申报通道过去了。记住要假装镇定,不要去看工作人员的眼神,直接无视他。


由于我屁股比较小 我把4万现金放在屁股后面……(内裤里,哈哈。)如果现金被海关发现的话会被扣留的,这样的麻烦大了。然后就是安检:全身上下全都被摸了一遍。最后是边检:我护照上是男装照。边检人员看到我后开始试很吃惊,好在他比较老练,看了我是去泰国之后立刻放行了。事实上当天我打扮的很漂亮,和护照上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于是,我提前两个小时来到了候机厅。   

登机时间到!

 

向空姐索要入境卡,注意visa no一栏填写的不是你的维萨信用卡卡号,是泰国领事馆给你的签证号,在护照上找一下。

 

如果你是冬天出发的话 你要知道你一下飞机要面对的气温是30度以上,所以衣服上要安排好。别穿着不方便脱的衣服,不然一下飞机就中暑了。

 

下机之后是长长的走廊 ,如果你确定和你同机的人不是要去转机,你就跟着他们走。我没跟上我的机友,自己在机场迷茫了很久,因为都是泰语的标识,英语的部分我也看不太懂。终于走了很久很久,发现几个汉字…… 啊太好了:护照检查!哦液!

 

 这就是边检口的指示牌了,上边有中文的,在边检这里对方会检查你的护照。比如你叫王老五,他会读出你的名字 "laowu wang"  你可以回答yes或者别的什么,也可以点头示意一下。接下来他会把一张出境卡钉在你护照的某一页上,于是你就过关了。

 

过了边检之后 就可以提取行李了。

 

一出边检的地方有一家可以兑换货币的小店,在这里可以先换一两百人名币的泰铢,  满足接下来打车和餐饮的小额用途。

 

泰铢里面 1000面额的纸币 阿拉伯字是写的1000,大写是写9000(这是泰文的数字,不要误会哦)  100面额的大写也是900 小写是100,于是我在兑换点凌乱了……  一下没缓过来…… 咋给我这么多钱捏……  还纳闷难道泰国人也喜欢学雷锋做好事么?

 

我是通过手术中介来到泰国的。中介有很多,其中大家最熟悉和信赖的要数梁金了,我就是与她联系的。另外有件事情要声明,我的中介梁金,她是不另外收中介费的。她的酬劳是蔡医生向她支付的翻译费。

 

不但不收你的钱,还贴钱呢~~ ,她帮我买一些小东西,和卫生巾和果汁都帮我垫付了,她很客气后来也没问我要。

 

不仅如此,你在泰国遇见的所有困难都能找她,充话费、转账等等,如果你和身边的人交流有困难,可以让她在电话里帮你和对方沟通。

 

所以,梁金真的很可爱呦。




今天到了曼谷给她打电话她说她不能来接我,但是安排了她朋友过来。于是我见到一个皮肤嘿嘿的泰国小伙子,他举着我名字拼音的纸,站在出口等我。

 

他是出租车司机,我喜欢他的粉红色出租车。

 

司机的名字叫布布 bubu,外号叫奥巴马。他一路用汉语对我说你好漂亮、我喜欢你、你好性感、我很高兴云云……,他是在背诵课文……除了这几句好听的汉语,其它的几乎就不会了。。。不过听到他说汉语 还是很开心的。机场到我下榻的酒店有一段路,具体多远我不知道,反正开了很久的车。事实慢慢证明司机布布同志是不懂得汉语的,所以只能用英语交流,他先带我去一家7-11便利店购买了一张泰国当地的手机sim卡。然后他把我带到了我的酒店 。在泰国很多店面有中文的名称,这种情况是因为老板是华人或者华裔。运气好的话,你可以用汉语和老板交流 ,但是这样的店如果是地道的中国菜,那价格可不会便宜。

 

在酒店开了房间 等我们放下行李之后 下楼走进一家小餐馆 我请他吃了顿饭泰国的物价和国内差不多,有时候略高有时略低,总之你赚不到便宜。小店的饭菜,一份在40B左右,相当于人民币10元的样子,一般不超过100B,泰铢的单位是B,单价一律用泰铢B表示。泰国的饭菜比较袖珍,一碗面我两口就能吃完。布布的酬劳是梁金支付的,我不需要给布布钱。其实本来是要给布布同志一些小费的,但是电话里梁金一直强调不需要给小费。

 

吃了饭,然后回旅店休息。几个小时后,梁金打电话来,说在楼下等我,带我去兑换泰铢,我拿着65000rmb下楼找她。因为有一个大商场就在换外汇的地点旁边,所以兑换完泰铢我们还能有时间去逛街。

 

这个绿色招牌的兑换点是全泰国出价最高的外币兑换点,里面都是各国人拿着各种货币来赚差价的,嘿嘿。你去兑换之前,需要把所有的人民币都头对头整理好,就是说要全部都是正面,而且要全都是一个方向。他会当面用机器和人工把你的钱算清,并在乘以汇率之后把价格报给你,你一点头,他就清点等值的泰铢给你。

 

换完了钱,回到酒店,本来想抱着钱睡的,怕被偷了。没想到太累了,急忙洗洗睡,没顾得上抱钱就糊糊睡着了……哈哈哈。

 

 

2010年12月16日 早上


金子陪我去和蔡医生面谈。

 

我之所以选蔡医生,除了他比较帅之外,他的医德与严谨的作风是最让我放心的。出发之前我朋友反复叮嘱我说要小心,不可以让医生的助手代替医生为我手术。其实我倒是不担心这个情况,毕竟像中国国内医德医风这么差的情况在国外并不多。

 

与医生面谈的时候我也说起这件事,蔡医生很婉转地说,“他更喜欢一个人做完整个手术,不喜欢与别人分享。”面谈之后医生就要检查我的身体鸟~~  我羞涩地脱掉俺的小裙子与小内内,光溜溜地供蔡医生研究。忽然,怎么感觉我是色情电影的女主角了呢?哈哈。

 

他检查完毕之后说我的材料够用,没问题,但是具体能把yd做得多深,这个要看开腔时候的具体情况。看来蔡医生还是很严谨与保守的。需要提交的材料有:护照、体检证明、心理鉴定书、钱。需要取回的东西有:糖衣片泻药、油状泻药、超大号灌肠液、被指定的酒店的预订单。

 

我要说说费用,我选择的是大家概念中的皮瓣术手术的英文名称是Standard SRS(Non-inversion technique with scrotal skin graft) Epidural block+ general In patient  手术的总价格是327,000 泰铢 ,金子可以再帮忙打八折。

 

在蔡医生这里手术 为了方便护士去房间为你做护理 所以你术后必须住在蔡医生指定的酒店酒店的价格是每天1500泰铢  (不包早餐的话,是1300泰币)

一般情况是手术后的第五天出院,在酒店居住至少15天。酒店内的伙食每天一个人外加500B保险起见,算起来术后的费用要预备30000泰铢。



2010年12月17日

手术的前三天,我独自到芭提雅旅游。


到了芭提雅已经是午饭时间了,按照医生的安排,今天我只能吃软食,可是软食不好找。我找了路边摊,买了6只虾。


17日晚,按照医生的规定 我只可以吃流质食物了,但是我忍不住。我吃了很多米饭和肉。(这是不好的榜样,会被医生骂骂的哦!)

 

2010年12月18号

我吞下了医生给我的两片泻药,因为我的贪玩,禁食推迟了一天,吃泻药的时间也晚了一天。

这个泻药还挺慢发作的~~ 到了第二天早上才泄出来。

 

2010年12月19日 上午仗着昨天两片泻药的威力上了两趟厕所。 然后就是灌肠~~~灌肠的东西就像一个超大号的开塞露 有脉动饮料的半瓶那么大幸好我是做截皮手术,医生只要求我灌一次。如果是做结肠的话 有可能需要灌十几次甚至二十几次直到你拉出的都是清水,吐出的都是胆汁才放过你。前几天有位做结肠的可怜的小妹妹被护士灌肠灌得虚脱了,无法走路,去厕所的时候都是爬着去的。灌肠完毕之后要喝液体的泻药:一种油状的极其难喝也极其难闻的东西。这个恐怖的泻药,医生交代要分两次喝才行,我第二次喝的时候,直接呕了~~~~妈呀,这一趟肠胃清下来我已经半条命了。24小时之后我就要切jj了,我啥感觉也没有,有点麻木。

 

2010年12月20日早上  早上起来洗澡,估计将有很久不能洗澡了,所以重点洗了头。退了房在酒店大堂等梁金来接我。大约中午12点吧 我来到了蔡达武的医院2010年12月20日 下午在蔡医生的诊所我又一次见到了他的团队。首先是就是工作人员通过梁金做翻译向我介绍了手术后的事情,比如止痛药会让我想吐、术后不可以活动大腿但是可以活动小腿…… 很多很多。还问了我很多问题,比如什么时候最后一次喝水,什么时候最后一次吃饭云云。手术的时候jj毛是要剃掉的,为了防止护士揪着我的jj皮给我剃毛的尴尬场面出现,我当天洗澡的时候就自废j毛了。二楼是无菌的,梁金不可以上去,所以我独自一人被工作人员引上二楼。我只被允许携带一个随身包包,所有要用的要装在里面,其他的行李一律交给工作人员保管,如果你有现金和奢侈品,需要列出清单并签字确认。上楼之前和梁金道别了一下,楼下的工作人员也向我挥手:“see you soon……    ”上了二楼 有好几个房间第一个房间是洗手间护士问我要不要PP(小便)一下,我有点怕怕的而且空调这么冷,我哪里有心情去抖jj呀,于是大爷我菊花一紧:“no!”  被带进第二个房间 ,其实就是更衣室。在里面我脱掉我身上所有的一切,包括耳环,如果你有隐形眼镜和假牙点的话也要脱掉。然后按照按他们的要求,反穿着一件浴衣被带进第三件房间,也就是手术室了。我被安排躺在床上,首先就是手指上被夹着一个终端,有电线连接着检测心跳和血压的机器。然后手背上被扎了一针,挂上了点滴。接着,麻醉师出现了,很年轻帅气的哦。其实刚才在楼下等候的那段时间已经和他打过照面了。如果你在咖蒙的医院做手术的话,你可能会遇见一位会说流利汉语的华裔麻醉师。麻醉师动作还挺快的,没等几分钟就把药配好了,然后把装满麻醉剂的超大号注射器和我的点滴管接在一起。护士和助手们在各自忙碌,却不见蔡达武的踪影,正在我找寻蔡医生身影的时候,麻醉师开始跟我说话了:“hey,jude. it''s time to sleep.”  老子定睛一看…… 怪怪勒,这小伙子正在把一大直注射器牛奶状的麻醉剂往我的点滴的管子里注射,貌似还很用力按才能打进的样子。就在这时我觉得脑子有点涨,"yes,i can feel."  我忽然哭了起来。估计我还没说完,我已经睡过去了。接下来,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手术已经做完了。我看着天花板,有好几个人头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但是他们的背后是很强的灯光,我看不见他们的面孔。他们不停地推我,对我大喊大叫:"jude,it''s over.it''s over."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已经独自在另一间房间了,房间里没有灯光,但是依靠房外的灯光也能把屋内的物品看清。我对面的墙上挂扎一面液晶电视,电视的下方有个机顶盒显示着时间,在黑暗中十分耀眼。可能是麻醉药的关系,我眼前的景象不停地左右冲撞,我尝试很多次想要看清时间,但是都失败了。我估计当时是12月20号晚上七八点钟。我感觉不到痛,可是却有种说不出的难受,麻药后劲还挺大的,大爷我…… 不不不差点忘记,我已经不是带把的了…… 姑娘我一下子没挺住,又被那麻药的后劲给放倒了~~~~  呼呼睡啦。

 

我左手打着点滴,右臂上绑着一个电子血压计,每隔一段时间这个血压计就会自动充气一次,所以每隔一会儿我就会被它弄醒,但是几秒钟之后我又会混混睡去。不知什么时候我身边多了个护士,她开始守护着我,有点无聊的她打开了墙上悬挂的液晶电视看起了泰国版的偶像剧,但是却没有点亮房间的灯光。我反反复复醒来又反反复复睡去,我的世界只剩下三样东西:血压计、护士、电视机。不知什么时候护士又走了。我是经常做噩梦的。不出我的意外,接下来的几天我开始反反复复地做梦,梦见我摔倒、梦见我从高处掉落,我不停地从梦中惊醒。每次醒来的时候都伴随着身体的动作,比如想要坐起或者是踢一下腿之类的,这样的动作带给我的当然是一阵阵的剧痛。不知过了多久我又醒来了,我试着打起精神让自己不要睡去,准备迎接新的一天。就在这时护士开门进来看我了。     "Good morning!" 我掩饰起我的疲倦向护士问好。"not the morning."护士随口说了句,然后用一个电子体温计在我额头点了一下便离开了。庆幸的是我已经能看到机顶盒上的时间了,现在是凌晨一点。夜还漫长呢,我继续睡吧。

 

此时是2010年12月21日的上午

终于我又一次醒来了,这次真的是早上了,大约六七点的样子。护士走进我的房间,拿了两瓶冰镇的矿泉水进来,她打开了一瓶并插入一根吸管,缓缓把吸管塞进我的嘴巴里,确实是渴死我了,于是我的小嘴就吸了吸 ,但是那水太凉了,实在慎人。

 

接着护士mm开始调整我的电动床,让我坐起来并给我拿来了牙膏和牙刷,于是我在她的帮助下刷了刷我的牙牙,她拿一个小盆子帮我接住污水。接下来,她放了个小桌子在我床上,为我送来了早餐,因为我还不能吃饭,所以早餐很简单,只有一碗汤和一瓶果汁。饭饭之后,哦说错了,是汤汤之后…… 她让我睡下并开始帮我洗脸……其实我已经记不清是先洗脸还是先喝汤的了…… 脑子里都是江湖……她先用热毛巾帮我洗了把脸,然后又帮我擦了全身,最后在我身上撒了爽身粉。随后又是测血压和量体温。然后是吃药。我用手去摸摸下体,发现下体是个壳子,我觉得不错啊挺人性化的,怕我睡着的时候抠jj所以用个罩子保护起来。可是我坐起来一看才把我吓坏了,原来不是什么罩子,只不过是从我下体伸出的一根导尿管和两根导血管,他们被纱布紧紧地缠绕住……导血管里都是血水……  555,吓死人鸟    !嗯是的 新的一天开始了……

 

护士对我说等下医生要来看我(此后医生每天都会来病房看望我一次)  哇,俺好激动呢,有帅哥!事实上这时候除了我移动我的身体会有一点不适之外,我一点也感觉不到疼,也许是俺的一大把药里有一片是起催眠作用的 ,俺昏昏地又睡上了。

昏昏沉沉之中,蔡医生进来看我了,他一进门门就向我问好:“hi~~~~~   how R U?”其实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随口说了句“ i''m fine”  其实客套得太明显了,我一点也不fine。医生掀开我的小被子看看我的下体,然后对我笑着说:“good!”其实来看看我也就是安慰的性质,看看我的下体也是安慰我,因为包得严严实实的什么也看不到。   不到一分钟 医生就出去了……大体就是这样的早晚有人伺候刷牙,有人帮我擦澡帮我涂上爽身粉。一日三餐就是果汁、汤、茶。吃饭前后和夜里有护士送药给我。我想打电话给我妈妈报平安,但是我的手机在我的包包里,包包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所以也就算了。我听见我的手机响过一次,应该是梁金打给我的,恩没关系的明天打回给她吧。我现在只想睡觉。第一天基本上都是在断断续续的睡眠之中度过的。无菌室没有窗户,你不知道白天黑夜。你在单间的病房,除非你需要照顾,否则你只能自己独处。在睡眠中逃避术后的痛苦是最好的途径,每睡过去一小会儿,那都是上苍恩赐。

 

术后的那几天确实不好受,尽管感觉不痛(痛的还在后面)但是依然很难受,特别是习惯了侧身睡觉的我。有的时候,真的很想逃离…… 实在太难受了(更难受的还在后面)如果自己心态不调整好的话那真的是挺恐怖的。其实术之后第一天的下午,我已经睡得累了,真的有点睡不下去。幸好医院给我安排了安眠药,这药让我顺利来到了术后的第二天。2010年12月22日

术后第二天的感觉确实比术后第一天难受多了,主要是肚子涨,估计是里面的创面肿得厉害,我后来问了另一位在蔡医生做手术的新加坡姐妹,她说她当时也是肚子胀。  涨也就算了,附加反映就是不停地放屁,肠子隔一段时间就抽抽一次,一抽抽就放屁。不管怎样,有屁也要放,因为不能憋。菊花一用力的话,小bb的创口就会疼,所以哪怕护士在帮我擦澡,我有屁也要敞开菊花照放不误,任屁摧残我。以至于夜里还有放屁放醒的

 

2010年12月22日 术后第二天的早餐

 

前一天没接到梁金的电话,她猴急了。

第二天,梁金打电话到了医院找我,护士把无绳电话机拿到我的床头,听到我的声音之后,她终于放心了。


我早饭过后让护士拿我的手机给我,给妈妈打了电话,然后手机没电了…… 话说,住院的这几天苦坏了我张脸,一点护肤品都没擦,555……

 

后来才发现,我的背后粘着一大的推的管子,其中一头一直深入到我的脊椎里面~~~  好恐怖~~  一直到了术后的第三天护士才帮我拿掉。后来才释怀,下体的手术在打麻药的时候是打在脊椎上的。2010年12月23日护士把我转移到楼下的一间病房,事实上是她们扶着我让我自己走过去的。我没想到术后的第三天我就能自己走路~~~ 于是我对第四天的出院多了一份信心,本来心里是没底的。转移到楼下的病房主要是为了另一位要手术的姐妹腾出地方,因为蔡达武的医院虽然五脏具全但是也是小麻雀一只,他这里只有两间病房。23号手术的这位来自新加坡的姐妹后来成为我的好朋友,后面我会介绍她和我在泰国一起生活和做术后护理的点点滴滴。进入了楼下的病房感觉好了很多,这间房间更像是一间卧室而不是病房。也就是在这一天我的忍耐度被逼到了极限,我想要逃离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已经三天不能动弹的我在床上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这个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一丝后悔,我哭了起来,眼泪哗哗地~~~很感谢护士的悉心照料,他们每天帮我擦两次身子,这让我舒服了很多。


百无聊奈,于是我打开电视解闷,找不到央视4套,也找不到香港台湾的频道和凤凰台,不过英文的电视节目不像想象中那样难懂,稀里糊涂看了起来。看着看着又睡着了。


 

2010年12月24日  术后第四天按照原定的计划24号是我出院的日子,今天一醒来心情就好了很多。就好象上班的时期,早上醒来想起今天是星期五就很兴奋。早上一起来就见到了新鲜的气象,我的早餐竟然有咖啡、牛奶、麦片还有很多不知道叫什么才好的东西,还有奥利奥的饼干~~~醒来之后我就一直看电视,到了中午就更加惊喜了,居然有饺子吃~~~ 或许不是饺子吧,但是至少是面皮包住的小肉团,嘿嘿。

 

到了下午,蔡医生带着一群小跟班进来了。他将进行我出院之前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拆包。和医生互相客套地打了招呼之后蔡医生要开始开工了(记得蔡医生那天好帅,穿着正装进来的,雪白的暗花衬衫让他看起来显得格外精神)。我和护士啰嗦了半天拔导血管要轻轻的。确实不怎么疼,但是我没想到导血管进入我的体内这么深,从阴=毛的部位一直贯穿我整个大阴=唇外侧,左右两边都是如此,拔得时候就像被烫伤的感觉一样。老蔡开始动手了,他用棉签在我的下体到处试探,不断地拨弄我的小阴=唇和阴=蒂,把我搞得嗷嗷叫。我在梁金的博客里看到蔡医生的介绍,说蔡医生做出的下体有可能感觉会比术前还敏感,那一刻我相信了。蔡医生太调皮了,挑逗了我好一会儿才罢手,羞死我了。接着在护士的帮助下,他抽呀抽,把我肚子里的纱布都抽出来了,然后拿了个鸭嘴扩展器伸进去,张望了半天没发现异常,就拿来了一根模具。护士们麻利地在模具上套上了安全=套,并涂上了一大坨润滑剂,然后~~~~ 我无助地被“强=奸”了~~~~

 

插入模具的时候遇见一点小困难,不过在往我腰下垫一个枕头之后就解决了。模具插到位之后护士不由分说,直接塞了一面镜子到我手里让我查看深度。我从镜子里看到此时的模具插入深度是刻度6,本能地反映告诉我6的单位应该是英寸,那大概就是15cm左右咯。呵,不错。我面对一大群围在我床边的人,我有点愕然,本来也不知道我的情况是属于好还是不好,有点没底。就在这时我看见蔡医生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表情,他对我微微笑,自信地提了一下下巴。哈,我也跟着开心起来,连忙向他道谢。医生向我告别之后对我竖了一下大拇指,然后离开了。

 

话说,吃了饺子之后,肠子可是没闲着,一阵阵地往外通气。此时的气体不再是无色无味,而是带着一股饺子味~~~下午的时候,护士们七手八脚地把我折腾下床,教我怎么清空导尿管的尿袋、教我如何吃药以及术后的护理问题,叽里呱啦的。按照计划,医院会安排车辆和人员把我送到酒店的房间,我跟梁金通了电话,梁金说与我在酒店会合。从医院出发时,医院给我很多“纪念品”,有五种药(几天后又多给我一种)、一个圆环形的坐垫(我坐板凳时把它垫在pp下,保护我的小bb)、模具四根、KY润滑剂6支、碘伏一瓶、喷水的球球(不知叫啥)一个、抛弃型的吸水屁股垫N张、湿纸巾一大包、猫咪头造型的小镜子一面。

 

和大家告别之后,我在护士的搀扶下两腿叉开开地上了车。

对着窗外挥挥手,我们的车辆开始向酒店驶去~~~~

 

五天没见到阳光,忽然一到室外,阳光刺得我难受,别说站了,坐都坐不稳。一路上我在车上直想睡觉,昏昏沉沉地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

让我惊喜的事情发生了,等在车门口的是一张轮椅~~~   哦液~~  我顿时化身残疾人~~~第一次坐轮椅,好开心。

 

本来正打算研究怎样使用轮椅,却没想到司机会负责帮我推轮椅。被司机推着来到大堂,我拿出护照让司机帮我去吧台登记,然后拿出一张大钞在吧台换了一些零钱。在酒店大堂遇见一位来自美国的姐妹,她一头短发,头上包着很多纱布,估计她是做的磨眉骨。司机和门童把我和我的行李送到我的房间344,等他们走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轮椅他们要带走~  感情这轮椅不是配给我的呀~ 555  我还打算坐着它去逛街呢~~~随后梁金也来了,梁金真是大忙人,板凳没坐热就要去忙了,因为我有很多事需要她帮我去办,我需要一些果汁、一包卫生巾、方便面、附近就餐的信息等等。梁金打电话定了批萨送到我的房间。很感谢金子小姐,有了她请我吃晚餐,让我觉得这个平安夜不孤单。也感谢金子的圣诞节礼物——一只头上插着花坐在马桶上一边傻笑一边拉粑粑的母象造型的瓷娃娃。

 

2010年12月25日 圣诞节今天是我出院后的第一天,一早就被送早餐的服务生用门铃唤醒,一打开门,一位身穿套服领口系花的服务生出现在我面前。

是梁金告诉他们要把早餐送到我房间的,因为我的房价包含了一顿早餐。但是在后来的几天酒店方面总是忘记给我送餐,每次都需要我打电话到餐厅去提醒他们。由于我的小bb有伤,还在渗血,所以我只能站着吃饭~~~~~  随着早餐的开始,无奈的一天也开始了。早餐的分量很足,对于刚刚恢复饮食的我来说足够吃上一整天的。

 

由于很久没吃什么东西,加上上大号的时候不敢用力,一用力的话伤口就会痛,所以我开始受到便秘的困扰,一直过了很多天才便便出来。出国之前我已经考虑到了,所以带了通便的药,不过很开心最后还是很自然把它便出来的,没有吃药。

 

乒砰~~~  门铃响了,我穿上睡衣,提溜着尿袋去开门。哇啊~~ 护士来看我了!嗯哪,没错。出院之后除了星期天以外,每天都有护士来酒店房间看望我,为我护理伤口并评估康复的情况。今天是出院的第一天(2010年12月25日),今天最大的任务就是要通模具。

因为不同的医生有不同的护理方法,据说咖蒙医生要求病人在N天之后开始模具,我的蔡医生要求病人出院的第一天就开始模具。我今天的任务是:把一号模具插进去,停留15分钟。护士把我的腿张开摆正位置,然后拿出模具并在上面涂上了润滑剂。本以为她会帮我弄,没想到她把模具塞到我手里:do it by yourself~~~额~~~  (过程有多疼就不说了)经过很久的努力终于把模具插到底了,于是我们开始计时。护士很有爱心的,在这过程中她不停地跟我聊天,说她的孩子呀老公呀什么的。事实上,每次她来看我都会跟我聊天,跟我说很多关于泰国的事情。比如她告诉我在泰国,即使做了变性手术也不能改身份证。比如她告诉我,在泰国一般都是由女人养家,男人没有压力。今天的模具是一天一次,每次15分钟。 第二天就要每天三次,每次半小时。尽管第一次通模具非常困难,但是相比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这已经是最容易的一次了,痛苦的还在后面。~~~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除了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别的选择,牵绊我行动的不仅是导尿管和尿袋,伤口的情况是最要命的。

如果我采用站姿的话,不出30秒,血水就会从下体流出。所以每次我在洗手间洗漱过后,洗手间的地上都是一滴一滴的血迹。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我回国。也就是说术后的至少20天,下体都会出血,因为重力。最佳的活动项目就是躺在床上不要动,幸好有导尿管,不然上厕所都是折磨。蔡医生的药几乎是鸡尾酒疗法,N种药,有饭前吃的、饭后吃的、每天三次的、每4-6小时一次的、睡觉前加一次的、痛的时候吃的,有吃一片的也有吃两片的。反正那些药我每次吃的时候都糊里糊涂的,直到快把要吃完了才吃明白。对了,梁金每天会给我打电话,也会常来看我。

 

2011年1月26日

一个人住在酒店,最大的问题就是吃饭问题,因为不能亲自外出,所以只能通过电话解决这个问题~~~其实酒店的英文的菜谱我看不懂,真的真的看不懂~~~~  可悲的是,菜谱没有配图~~~~   不过没关系有google图片~~~,把看不懂的菜放到搜索栏,哈哈!菜式出来了!想吃什么自己打电话去餐厅订餐吧!我的英语很差,很差很差,所以沟通方式粗暴了一点~~~外语不好的姐妹没关系的 梁金会有办法帮你搞定的。

在酒店的每天都是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起床-》早饭-》通模具-》午饭-》通模具-》晚饭-》通模具-》睡觉。我们说所的通模具,在英语里叫做dilation(扩张)。每次护士来房间看我,总是会问我how about  dilation?这件事是最痛苦的事情了,每天三次,真是折磨死人。那种痛苦真是无法形容,肉体的痛苦是一方面,心理的折磨是另一方面。说是通模具一次半小时,但是把模具插进去平均需要一小时的时间,不顺利的话要超过一小时。那个难插呀,千奇百怪的困难,插的时候常常会卡住,或者是内部莫名地疼,因为不知道模具在进入体内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心里又害怕又担心。

 

最怕的是做扩张的时候弄出血,因为阴道内的植皮很薄,万一把内部的皮肤弄破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有可能产生连锁反应最终造成阴道的萎缩。每次都要忍着痛,小心翼翼地往里插,弄的我满头大汗。但是不管怎么疼,dilation是必须要做的,一旦停止的话阴道就会萎缩。甚至在我大阴唇的缝合处被我弄裂的情况下,dilation依然没有停止过。好几次我都是哭着把模具塞进去的,不是默默流泪而是哇哇大哭,幸好没把警察招来。一边哭一边塞,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故事,清末时期一个大美女,她是孤儿,她是自己忍痛给自己裹的小脚。唉,做女人难~~~最惨的一次,我确实把阴道内弄破了,当时我看到那么多血,我怕极了,立刻拨打了护士的手机向她求救。幸好比较靠外侧,伤口也很小,等护士来的时候血已经停了。后来,这个伤口长了肉芽~~ 在离开泰国的时候蔡医生帮我把增生做了电解。也是是幸运。

 

2010年12月30日护士来看我,发现我消肿的情况还算不错,于是决定帮我拔导尿管。我没想到导尿管能插得这么深,拔出来的时候可难受了,尽管我叫护士动作快点,但是护士还是慢条斯理地往外抽~~~    OMG~~~  痛苦死了护士反复交代我,拔了管子之后 我可以洗澡了,但是只能洗身上,阴=道里面不可以弄到水,不可以泡澡。

 

护士走了之后,我立刻就洗了个澡,虽然不敢用手去摆弄下体,但是能冲走下体积累了多天的污垢也是很大的解脱(有些残留的润滑剂和药膏堆积在小褶皱中)。哇塞,终于推翻了一座大山。洗完澡忽然想起来,我还没尿尿呢~~,于是坐上了马桶,镇定了半天~~  进入状态~~~  然后我开闸了~~~第一个反映就是~~ 怎么尿液从阴道里出来了~~~~~ 尿道的位置比我想象要靠后侧靠里侧。第二反映就是,怎么射出的声音这么大,我指的是尿液冲出尿道口的声音。感情jj起到了消声器的作用,我现在才知道。第三个反映就是,我认为以后每次尿尿都要搭配洗一次屁股才行,因为尿液的乱射,尿顺着我的屁股乱流,大腿根部也是~~~ 每次尿尿完了都要洗屁股…… 还要用纸巾擦 ,我勒个去。那一刻,真的好怀念男生小便的时候呀~~~   我想要站着尿尿,我要嘛,我就要~~~~~~

 

说到阴部的外观因为整个阴部肿得和一个苹果一样健硕 ,当时的情况很没有美感,看起来有点像恐龙嘴,貌似寓意着它将来的“食量”会很大。

 

有三次我蹭想要抓jj,忽然没抓到。前两次是我洗澡的时候想要边洗澡边尿尿,可是开闸哦感觉一直找不到,于是我开始心无杂念,石化了很久之后还是没开闸的感觉。忽然有个感觉只要用手把住jj就能尿出来,于是下意识地用手去把了一下,结果没把住。瞬间释怀~~~还有一次就是睡觉的时候忽然觉得下体的皮肤粘在一起,按照以前的经验想要去把jj换个姿势~~  结果又没抓到jj 。呵呵 苦笑。

 

护士告诉我,酒店住了另一位姐妹,于是拔了导尿管之后 我就去了这位新加坡姐妹的房间看望她,这也是一段友谊的开始。

 

在我的要求下,我留在她的房间观察她通模具。果然很有收获。以前我通模具的时候总是很急,很怕痛。这位姐姐教我,捅不进去了就停下等一会儿接着捅。如果痛的话,就想象自己在玩sm~~~~~ 更绝的事情是,她一边捅模具一边打开电脑看色情图片和A片~~~  我五体投地~~~我被她逗乐了,也被她的乐观的精神所感染。从那天开始,捅模具虽然艰难,但是有了姐姐的“教诲”它变得不再那么可怕。

 

2011年1月1日新年新感觉,早上起来心情好了很多。由于身上零钱不多,前几天一直没给服务生小费是。今天是新年,图个喜庆,散尽身上所有的百元大钞给了每位服务生很大份的小费(在泰国100元算零钱了,大钱是1000元)。小费的作用很明显,从此我打电话到餐厅订餐,对方懂得用汉语读出我的名字向我问好了,虽然发音很奇怪,但依然把我逗乐了。也是在今天,我和新加坡姐妹在护士的推荐下,拜访了同一家酒店的另一位姐妹,她来自马来西亚。从此,酒店就有了我们三位火枪手形影不离的身影。这位马来西亚的姐妹叫suo,她精神有点混乱,言谈举止非常夸张。私下里常被我和新加坡的那位叫raney的姐妹笑话。我和raney把她戏称为大姐,我和raney常常暗地里模仿suo的动作表情和语言,这成为我们最大的爱好,常常笑得前俯后仰的。后来我和raney越来越过分,当suo的面前模仿她,suo翻脸了~~~  敲门不开、电话不接,她回国的时候都没告诉我们。唉~~~,不是我的错~~ 是raney带头的,我只是比较人来疯。

rayne恢复得很快,比我晚三天手术的她竟然比我早一天拔导尿管,在我还只能在房间里缓慢挪动的时候,她已经能到马路对面的商场去购物了。我第一次出门大约是术后的第12天吧,下到酒店的负一层吃早餐。说实话,真的很痛,走不到几分钟就开始痛了,不得不坐下休息一会儿。倒不是说痛得难以忍受,主要是担心强忍的话会导致伤口的恶化。酒店的早餐是自助餐,有超多东西可以选。一般走进餐厅的时候侍者会领着我到一个相对较好的位置坐下,询问我的房间号,问我是否要咖啡以及橙汁。

 

2011年1月2日

说到痛觉的问题上 我想起一点细节其实手术之后 身体不动的话是不会痛的一般两种情况会痛1:你移动你的身体 比如起床、坐下、走路、通模具等等2:偶尔伤口跳着疼几下3:夜里止痛药分两种 其中 “强力痛觉杀手”需要在睡前加服一次有一天晚上我睡觉前忘了吃,结果夜里就疼醒了,接着就无法入睡。尽管补吃了一颗,但是直到天快亮了才缓缓生效。总之,怕疼的话就待着不要动,躺床上看电视玩电脑。如果像我一样独自前往的话,身边没人照顾,这倒也没问题咬咬牙就过来了。

 

2011年1月4日今天我开始使用第二号模具了。题外话一下……如果是咖蒙的病人,你们的模具从最小到最大,一共分为1到6号,一共六根模具。我们蔡达武的病人只有四根模具(1-4号)。虽然有两根之差,但是实质上却大同小异。

最大的不同只是每跟模具直径的过渡,其实两套模具中最细的那根都差不多细,最粗的那根也差不多一样粗。模具是很重要的东西,有位好妹妹在清迈的因为医生那里做的手术,医生给她的模具表面是软的。而蔡达武和咖蒙的模具是硬的。咖蒙的病人一天只需要使用两次模具,而蔡达武要求病人使用三次。

泰国那家叫然喜(Yanhee)的整形医院,他们的模具只有两号,两号都是一样粗的,只是长度不同而已。好恐怖。最惨的是国内了,都没有模具的。哪怕是神殿411医院,术后也都没模具给你,更没人教你怎样使用模具,惨惨惨~~~回到正题。今天我又哭了~~~  护士看到我插二号模具的时候很慢,就帮了我一把~~  用力往里一推~~   俺地娘呀 我眼泪哗哗地使用二号模具之前要先使用一号模具。同理,如果使用三号模具的话,也要先使用一号,再使用二号才能放进去三号~~ 这样挺浪费润滑剂的~~~  但是这是最保守的方式先用一号模具之后二号模具其实很容易进去,而且自从用了二号模具之后,每次使用一号模具也容易很多,成为了一个良性循环。从这天开始,通模具似乎变得顺利一些了。现在依然是每天三次模具。早九点、下午三点、晚上九点,每次插到位开始计时,半小时结束。刚开始的时候是一号模具为主,二号辅助。需要用几天的时间慢慢过渡到以一号模具辅助,二号为主。

 

2011年 大约1月5号吧我终于可以走到酒店外面了我和来自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姐妹可以一起到马路对面的商场吃东西了(这时候马国姐妹还没翻脸)。这家巨型的商场有国内普通商场的几倍大小,大建筑物的平面图类似于一个“W”形,穿行一次的话估计要15分钟,只要进去必定迷路。金子曾经在这个商场迷路,最后她朋友通过广播发出寻人启事才找到她~~~  可见这里真是个迷宫。

我和他们来到一家中国餐厅,看样子老板是香港人吧,菜式有点像港式茶餐厅。这家餐厅的鱼翅汤才99泰铢一份,相当于25元人名币不到吧,呵呵,来一碗~~~。不过,汤便宜,可是饭菜倒是很贵。听金子说,这家餐厅的炒饭是很大的一份,很大一份,很大一份,很大一份,很大一份!她说:三个人点两份炒饭就够吃了,语气之坚定,饭量小的人都能被她吓到。哈哈哈。

结果我的炒饭上来~~ 好袖珍啊,我觉得我一个人能吃两份。原来这“一大份”还挺有泰国特色的。商场里乱七八糟神马都有,从国际品牌的奢侈品到仿真枪械、从婴幼儿产品到汽车、从美容美发到求仙占卜,样样齐全。在这商场也有山东菜和湘菜吧,但是在国外吃中餐必定是贵的了。

此后的每天中饭和晚饭我们都到商场来解决,顺便逛逛。 不过下体疼得厉害,时不时渗点血。严重影响心情。

 

2011年的1月6号这天我和新加坡姐妹有了个创意……酒店的单人房间是1500B 双人房间是1800B为了省些钱来搞搞腐败,我和她退了各自的房间,重新开了一间双人房。这样一天就节约600B 相当于一百多人民币呢。换了房间的当日,我们就去临近的商场搞腐败了,大吃大喝的。

 

哈哈,一起一边通模具一边看电视,有了更多的乐趣。

我们的阴道是会收缩的可以是自己控制也可以是外界刺激的条件反射。我常常摸她的屁股,每次摸她的屁股,她的阴道就会收缩一下。因为伤口还没恢复好,收缩的时候会很痛,我一摸她她就惨叫一下。

 

2011年1月11日

 

我离开泰国的前两天 我回到了蔡医生的医院检查了下体。一大早,医院开车来酒店接我。

因为之前又一个撕裂的伤口可能需要缝合。蔡医生看完之后告诉我,说我的伤口会自己愈合,不需要再缝合了。随后他帮我检查了阴道内部的情况。在发现我的阴、道内有增生的情况后帮我做了电解。其实他没告诉我帮我做了电解,但是我感觉到里面有热热的感觉。事实证明我不傻,哈哈。然后蔡医生很严肃交代我几件事情1:不要去自己检查阴道内部,包括妇科检查。因为近期把阴道扩张开的话…… 会不太好…… 是不太好吗?关键词:not good2:通模具的时候要多用一些润滑剂,多多的,少一点摩擦。关键词: more3:手术后的2-3个月之前不要爱爱关键词:wait4:术后的两年时间内必须每天通模具关键词:everyday

 

等我检查完毕之后下到一楼,发现金子也来了。嗯嗯额…… 好可爱的金子……  她正在用泰语吧唧吧唧地跟工作人员说话涅。

 

蔡医生手术的所有缝合线都是免拆的,术后有两种缝合线,细的白线和粗的黑线。白线是可吸收的,等伤口恢复的时候线也就找不到了。

黑线不可吸收,但是蔡医生用一种很特殊的缝合方法,等伤口恢复的时候线头会自动脱落。这样一来免了拆线的痛苦。回医院复诊以后,基本上就可以回国了。我又在酒店住了几天,这几天依然每天有护士来看我。很巧的是,我和那位新加坡的姐妹定在同一天回国,所以走的那天我可以和她一起去机场。

 

2011年1月12日是最后的疯狂

 

要吃什么要买什么我都忙不过来,哈哈。因为第二天就要飞回家了。回国之前,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生存环境。如果是冬天,你的室内温度无法达到20度的话,最好在出国前就买好取暖设备。因为通模具的时候你要躺在床上不能穿裤子。如果蒙在被子里的话,你很难操作。更糟糕的事,润滑剂在天冷的情况下会失去特有的润滑性质,变得象胶水。也要确定洗澡方面比较方便,因为保持下体的清洁很重要。你的洗手间,必须是马桶 ,如果是蹲厕的话,你就死定了。你一蹲下去,也许伤口会裂开。所以 回国后的三要素1:马桶2:空调(暖气)3:每天至少4小时的时间 躺床上通模具对于回国后急需继续工作的姐妹 我建议你出国前请三个月的假期。如果你早上7点要出门上班的话 意味着你最迟也要五点起床通模具  动作慢点的人四点半就要起床了……

 

 

2011年1月13日

 

回家鸟由于是早上的飞机,七点多。所以金子就不能来送我了,我也怜香惜玉,不忍让她早起。我自己早上四点多就起床了,通了当天的第一次模具,六点的时候我和姐妹来到酒店大堂,医院派了一辆车来接我,把我送到机场。新加坡的姐妹是下午的飞机,但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去机场,她决定提早出发陪着我。

 

到了机场,拿出了医院给我的证明 向工作人员索要轮椅,我说我是中国的航空公司…… china airlines,结果工作人员把我领到了一个换票口,抬头一看…… 台湾的……  中华航空……    连忙解释…… 不是台、湾的中国中国的中国……  ,真想抽自己嘴巴…… 这摆明是制造两个china    一china 一taiwan嘛。然后灰溜溜又被工作人员带到china southern airlines的柜台……,两个柜台之间距离好远,我行动又不便 ,走了好远痛死了。

 

泰国的护肤品很便宜欧莱雅、玉兰油、美宝莲之类的相当于国内的5折,于是我买了一些。

由于我不能负重,于是把所有行李都托运了,加上新买的东西……结果……行李超重了。

罚款三千多泰铢相当于八百多人民币……买东西的时候本来想捡便宜,结果更贵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轮椅不是机场提供的,而是航空公司提供的。你买的哪个航空公司的机票就去找哪个航空公司索要轮椅,索要轮椅时会填写几份表格。当时我有想过,是不是不要那么麻烦 自己慢慢走就行了。幸好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轮椅,轮椅有搭配一位工作人员全程护送我。因为在过安检和边检的地方排队的人很多很多,而我通过绿色通道直接过去了。要不是这样的话,我排那么长的队,伤口难保不出问题……我术后地23天回国的,那时候还是有一点点渗血。

泰国的安检很严格连鞋子都要脱掉。过了安检和边检,有好多好多的商店。有回国的姐妹不必为归国的纪念品和礼物所发愁 ,机场的内部有个超大的购物商场,全免税。

为我推轮椅的小帅哥好幸苦,全程陪我。直到把我送上飞机(我是残疾人,可以比头等舱还提早登机。)耽误他一个多小时。为了感谢他,给他不少小费。

 

等我上了飞机 ,空姐的头目过来问我需不需要在我下飞机的时候提供轮椅。我犹豫了一下:“不用了,谢谢……”

 

By 菲菲 


http://www.taiguozx.jqw.com/


上移

下移

上移

下移

上移

下移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